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    葛一丁和凌家姐妹都没有猜到,这位吴老汉居然还是一名神汉。

    半沟村的居民不多,却有这么一位以神汉为职业的巫门成员,让葛一丁有点始料不及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当初那块螭龙玉璜,能那么容易流入世间,想来和眼前这位吴大叔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那块玉璜是大叔特意放出去的?”

    吴老汉露出一丝苦笑,“我们家每一代都会留出一个人来干这神汉的营生,不过到了如今,我下一辈的孩子里,已经没人愿意在继续神汉这个职业,说不得什么时候,我们吴家的传承就会断掉,所以才会冒险把那块玉璜放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不用多想,葛一丁也能推断出来,这位吴老汉的家族,应该是拥有一些什么使命的安排。

    葛一丁回头瞅了眼凌如雪,“如雪,这件事或许还需要你出面才行了。”

    来之前,葛一丁就说过,这螭龙玉璜背后,应该和巫族的一些秘闻有关,既然凌如雪得了巫族最正统的传承,由凌如雪出面也是最合适的。

    凌如雪将两块玉璜取出来,双螭龙玉璜对在一起,摆在了吴老汉眼前。

    吴老汉看到这一幕,神情里露出一股激动难以抑制的状态,有些昏花的瞳孔里,冒出两道精光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,怪不得我研究了那么久,都没有弄清楚那块玉璜里的秘密,原来不是我家先祖的传承出了问题,而是这玉璜本就是我吴家的使命罢了!”

    吴老汉看了这块玉璜一眼,便再也不去看它,而是把目光落在葛一丁身上,“看来我吴家的使命已经完成,以后我也不用再对先祖有任何愧疚了,此生无憾了!”

    “大叔,您能跟我们详细说说么?我或许知道这双螭龙玉璜和巫族有关,却真得不清楚其中究竟有什么玄机!”

    吴老汉摇摇头,“别说你们不懂这其中的玄机,我也不懂的这里面的问题,我只是接了家族传承,懂得那么一点巫术的一个神汉而已。”

    徐莹莹身影一荡,来在跟前,“一个懂得巫术的神汉,居然会被恶鬼附身,这话说出来又有多少人会相信?”

    吴老汉抬眼看了下徐莹莹,脸上苦色更甚,“我倒是也想不被附身,无奈山村最近实在是多事,更何况,这山中的东西,原本就和巫族的东西有关,那些山中的恶鬼,能够不惧我这点巫门手段也能说得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你能确定这山中有巫族的传承?”

    凌如雪也问出来。

    吴老汉不置可否的摇摇头,“我只知道这山中肯定有巫族相关的东西,可究竟是什么,我又如何得知?我吴家也不过是接了一点帮巫族传话的使命而已,更多的东西,还要各位自己去探究才能知晓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话说到这个份上,葛一丁已经基本清楚了其中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这位吴老汉,连同他的祖上,都应该是和巫族有关的,那段螭龙玉璜,也不过是和巫族有关的一点凭证信物而已,至于说这位要说多么了解,倒也算不上。

    如果这位吴大叔真得知道巫族传承的话,也不会到现在还只是个山村只懂一点巫术的神汉。

    关于双螭龙玉璜背后隐藏的秘密,还得自己和凌如雪他们探个究竟。

    不过葛一丁更关切的,还是这西山鬼穴中的变化。

    “吴大叔,你能够被恶鬼附身,我倒是没觉得任何意外,据我所见到的情况,你已经不是第一个被恶鬼附身的人了,您能不能给我们详细介绍下,这西山深处究竟是一个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何元和凌家姐妹也都把目光落在这位吴老汉身上。

    看着几个人期待的目光,吴老汉端起碗,把刚刚倒上的热水一口气喝光,才长长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具体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,但有一点需要提醒你们一下,这深山里的情况,似乎很不乐观!”

    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十年前,我曾经进入深山采药,却偶然遇上了一件怪事!”

    吴老汉还没说完,何元就忍不住好奇问了出来,“大叔,你不是神汉么?怎么还需要采药?”

    凌家姐妹像是看白痴一样,瞅了眼何元。

    徐莹莹更是无语的直接扭住何胖子的耳朵,“胖子,你脑子有坑么?神汉的身份,基本上就是村里的巫医,巫医又不是神,怎么可能用不到药物?”

    何元若有所思的点着头,看到这家伙这个模样,葛一丁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这货解释。

    亏得吴老汉没有在意何元刚才那个缺心眼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从我们村子往里面走,顺着山沟进去,翻过一道谷口,就能进入深山的范围,而在两道山谷深处,有一片背阴之地,我十年前去的时候,就现了那边的异常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异常!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去除了采药之外,也想趁机猎捕点山中的猎物,换个收入,可是进入山谷之后不久,我就现,那道山谷的温度比周围的区域要低很多,尤其是那片区域,除了繁茂的林木之外,看不到任何活物出现。”

    葛一丁心中一动,没有活物出现确实不是什么正常现象。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

    “然后我就没敢再那里继续停留,找到自己想要的草药之后,就紧着往回走,却没想到,在返回的途中,见到了我的一位长辈!”

    众人一阵皱眉,“大叔,见到您的长辈应该很正常的事情吧?或许是那位长辈担心您的安全,特意去山谷口迎您的呢?”

    吴老汉的脸色有点不正常,说这话的时候,声音里明显带出来几分后怕的情绪,“几位,那位长辈是我的奶奶辈,十年前我都已经快五十岁了,能够被我称作长辈的奶奶辈,如果活着的话,至少也要一百多岁才行啊!”

    吴老汉这话一出口,几个人就感觉后脊背忍不住得一阵凉,何元虽然已经成了实力不俗的尸修,可听到这事儿,还是忍不住脸色白,狠狠的咽了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大叔,莫非您看到的是鬼?”

    吴老汉苦笑了声,“可不是,那次我见到她的时候,我那位奶奶辈,已经去世至少二十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...
(请您记住我们网址:www.lingchenkanshu.com,手机站网址: m.lingchenkanshu.com 随时随地开心阅读。 感谢您的支持!!)
916 584 108 134 a19
923 e79 o88 l06 z11
s79 739 r90 u44 x46
470 5n5 i05 379 912